末纳沙里将津贴说成拨款 “大臣陷国阵议员于不义”

2020-07-16收藏量777981人已阅

末纳沙里将津贴说成拨款 “大臣陷国阵议员于不义”

末纳沙里将津贴说成拨款 “大臣陷国阵议员于不义”

末纳沙里在记者会回应大臣的指控。

国阵议员大力抨击雪州政府玩弄政治伎俩,把提供给12名国阵议员的6000令吉州议员服务中心津贴,硬说成是来自州选区的拨款,以此诬赖他们没有善用拨款作为选民福利用途。

峇冬加里区州议员末纳沙里表示,他们对州务大臣周四在财政预算案总结时指责国阵议员,一边厢拒绝州政府的20万令吉州选区拨款,另一边厢却领取同样来自该拨款的6000令吉津贴。

他在雪州议会第13届第4季第2次会议下午休会时召开记者会说,根据他们的理解,6000令吉津贴实际是州议员服务中心津贴,在国阵执政时代,有关津贴是1500令吉,连同薪金直接汇入议员户头。

“随着现任州政府接管后,就取消1500令吉的津贴,并告知将以其他方式取代,提供5、6000令吉的津贴,我们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申请该拨款,作为州议员服务中心用途。”

国阵议员拒绝选区拨款

他说,岂知州务大臣却在周四的总结上告知,上述津贴实际就是从州选区拨款里扣除的,这岂不是陷他们于不义,因为他们老早就拒绝州政府所提供的20万令吉州选区拨款了。

“我们将在近期针对大臣的诬赖与其他领导会晤商讨,接着再发出正式文告回应州政府及要求解释。”

三苏丁:推行民主公平政策朝野议员应共享80万拨款

双武隆区州议员拿督三苏丁表示,倘若州政府有诚意推行民主公平政策,理应让反对党州议员与执政党州议员享有一致的州选区拨款,而不是或通过上述伎俩来玩弄反对党议员,甚至诬赖他们没有善用拨款在惠民用途。

他认为州务大臣这一招是在混淆人民的判断,让他们误解国阵议员挪用了州政府提供的6000令吉拨款作为个人用途。

他指出,在国阵政府的时代,不管朝野州议员,都获得州选区服务中心的津贴,目的就是让议员在州选区内能够提供良好服务给当地选民。

他说,如今该津贴不是直接发放到州议员的户头,而是通过县土地局发放到州议员服务中心的户头。

“可惜,国阵政府这番好意却被人滥用,当我们领取该津贴时,是希望可以继续为选民提供服务,以便推行各种惠民活动,比如提供给选民急需使用的医药费。”

挑战大臣公平拨款

他希望州政府不要以此为由,把有关津贴跟选区拨款相提并论。

“之前州政府提供的20万令吉州选区拨款也只是一个诱惑,并非真心真意要让反对党议员获得拨款帮助人民的;他们若有诚意的话,也不应该给予朝野不一致的拨款款项。”

他说,如果他们真的要推行民主公平的制度,他挑战州务大臣提供公平的拨款,让朝野议员共同获得80万令吉的州选区拨款分配,以显示其诚意及绅士风度。

“州务大臣喜欢以此伎俩玩弄课题,如果他们有诚意,就应该把国会和州议会区别开来,先在州议会推行,较后若要在国会里提出抗议,那应属于另一个层次,不要再把两者混为一谈,以此占小便宜。”

末纳沙里将津贴说成拨款 “大臣陷国阵议员于不义”

邓章钦(右)指出,雪州宇航领域在州内展开的三项设厂计划,提供了237个就业机会。

邓章钦:仅国际商贸展未制定投资促进机构设有绩效指标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表示,雪兰莪投资促进机构(Invest Selangor)在推动投资计划,设有明确目标及关键绩效指标(KPI),希望国阵议员不要错误解读其说明。

他说,实际上,根据其周四总结解释所指的是,雪州政府在去年推行雪州国际商贸展览,才没有制定关键绩效指标(KPI),主要原因是这项计划刚起步,尚在摸索学习。

“我们在去年的展览会中,成功召集400个参展单位,相对今年则取得560个参展单位,由于这项计划仍处于初步推行阶段,因此就没有特别设定关键绩效指标。”

他在回应峇冬加里区州议员末纳沙里指责州政府在招商计划中,没有设定明确目标及关键绩效指标时这幺说。

他说,州政府明确了解本身所要推行发展的五大方针和目标,而且也设有明确关键绩效指标,在2016年设定可取得80亿令吉的投资额,最终达致79亿令吉目标。

“今年我们设定将取得60亿投资额,在截至8月为止,已取得38亿令吉目标。”

他说,若按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所提供数据来衡量,雪州的投资计划肯定不如其他州属高,尤其柔佛州,不过,柔佛州虽然在投资额上占上风,但其投资项目实际是不如雪州的。

“雪州的强项不再是工业,而是服务业占59.4%,相对工业只占29.4%,倘若从国内生产总值贡献额来比较,雪州则比其他州属来得高,占了22.6%,相比之下,柔佛的贡献额却还不到10%。

去年至今批3宇航发展计划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表示,州政府从2015年至2016年8月止,通过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成功批准3项宇航领域的发展计划,耗资3亿5263万3600令吉。

他在回应新古毛区州议员李继香的口头提问时指出,上述计划约3亿2199万令吉为本地投资,相对约3063万则来自外资,并成功为雪州制造237个就业机会。

“上述三项投资计划分别是UMW航空有限公司的飞机引擎风扇外壳、Blue Lines有限公司的机舱翻新和维护工程,以及Global Turbine Asia优先公司的飞机零件。”

制造237就业机会

他说,雪兰莪投资促进机构(Invest Selangor)至今未接获任何投资者献议发展乌鲁安南飞机场的计划。

再迪:州政府工程局致函中央要求承担巴生三桥费用

掌管雪州基本建设丶公共设施和农业工业事务的行政议员再迪说,州政府已尝试致函要求中央政府承担巴生第三大桥建设费或通过其他发展计划来弥补,不过至今未获任何下文。

“上述计划于2014年推行,耗资2亿1080万5298令吉,全权由州政府承担,目前,州政府已支付79.9%拨款,预计明年3月将付完所有款项,而该工程也预计2017年5月竣工。”

他说,众所周知,上述计划原是中央政府计划承建的工程,不过,在2008年第12届大选前,时任工程部长及州务大臣在有关地段主持动土仪式,宣布耗资3亿令吉兴建该大桥后,就不了了之,以致州政府最后被迫自行拨款兴建该大桥。

“州政府及公共工程局两造都曾致函给中央政府,要求他们对上述计划提供拨款或以其他计划来取代,不过,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在附加提问时建议,州政府或可向中央要求以抵消州政府对中央政府的债务,作为补偿州政府在上述计划的拨款。

另外,再迪也对刘永山的口头提问回应指出,天桥如今完成88%,相对原定完成目标是95.29%,怠慢原因是征用土地、神庙及诊所迁移等问题。

“州政府也拨款600万令吉兴建被迫迁移的诊所,新诊所预计2017年5月竣工。”

建设须符指定条例雪将拥26万综合墓园穴位

雪州行政议员甘纳巴迪劳说,州政府所制定的综合墓园建设须符合指定条例,包括建设规定及所需提供基本设施,未来州内合共将拥有26万8815个综合墓园穴位。

“综合墓园里也必须设有完善的基建包括办公楼、仓库服务、祈祷室、员工休息室、非回教徒祈祷室、停车场等,而且墓园建设也必须距离大道45分钟路程或方圆30公里外。”

他在回应美丹花园区州议员哈妮查的口头提问时指出,综合墓园的建设也必须符合行政议会在今年10月26日,第三次修订的指南。

“目前,雪州拥有1037.7亩综合墓园,8万8781个穴位。”

他说,未来两年,雪州已批准兴建的综合墓园是雪邦综合墓园,预计拥有2万5730个穴位,占地25亩;另外,计划即将推行的综合墓园占地642.87英亩或合计15万4304个穴位,分别位于雪邦县议会、八打灵再也市政厅、莎阿南市政厅及加影市议会管辖范围。

黄洁冰:已获核准龙溪湿地公园发展屋业

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确认,雪邦龙溪巴也英达湿地公园(Paya Indah Wetland)附近地段确实有屋业发展的规划,占地约600公顷。

她在回应龙溪区州议员沙伦的口头提问时指出,该地段曾三度申请转换土地用途,并通过合法程序提出申请及经审核获得到批准。

“为有效监管发展计划,县署于2007年便制定成立发展监管委员会,以便委任该区州议员作为成员之一。”

她不忘恭喜龙溪区州议员成为监管委员会成员之一,但也说有关制定非州政府所做,否则他们将选择委任掌管环境事务的行政议员作为成员,而不是州议员。

龙溪区州议员沙伦指出,既然州政府一向表明廉洁及透明化,因此即使巴也英达湿地公园因丑闻案件遭反贪会介入调查,州政府也可在会议上坦诚布公,让行政议员对回应提问。

他在州议会午休时向媒体指出,议长杨巧双今日下令基于反贪会介入调查巴也英达湿地公园的土地案件,行政议员就无需回应相关提问。

“刚才,我在州议会的提问并没有获得正面回应,这并不符合州政府一向强调的廉洁和透明化原则。”

他说,巴也英达湿地公园旁68054地段,是以数百万令吉售卖给发展商的,地税相信也非常高,因此他不希望届时所兴建的房屋,让当地居民无能力购买。

“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未来在批准规划准证(KM)时,务必要求发展商兴建可负担房屋,比如州政府的‘我的雪兰莪’房屋计划或寻求联邦政府兴建的一马房屋计划。”

他也说,由于发展地段与湿地公园毗邻,距离缓冲区不到100公尺,让人担心发展计划会影响湿地公园的生态环境。

管委会若申请 组屋可享免费水

只要组屋管理委员会向州政府提出申请,即使该组屋居民没有安装个人水表,也可享有首20立方米的免费水。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依斯甘达表示,实际上,从2013年开始,州内大部分组屋皆享有20立方米免费水供,因为州政府拥有一套计算方案,即使没有安装个人水表也可享优惠。

“目前,只有5个组屋管理委员会拒绝提出申请,因为对方号称亲国阵政府,所以拒绝州政府的好意。”

欧阳捍华:若小贩遵循条例路肩摊档可获执照

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说,州政府一般不允许小贩在路肩摆档,惟若小贩遵循条例且没遭反对,地方政府也会通融批准营业执照。 

他说,不允许摆档经营的地点包括路肩、停车位、人行道、学校前面和后巷地点等,除非有关地点没有造成交通阻塞、妨碍通行,甚至没有对小贩本身和公众构成危险。 

“凡获得准证在路肩摆档的小贩,也必须符合数项条件,包括远离学校门口40公尺、远离路口9公尺及远离消防栓3.6公尺。” 

他也说,摆档地点不允许在主要道路路肩,收档后不可留下垃圾和摆档工具,为更有规划,州政府也依据情况,适时在雪州各地区提供合适的地点供小贩营业。

相关文章